線上菜市場”火了:阿里美團激戰正酣,有資本攜20億入局

線上菜市場”火了:阿里美團激戰正酣,有資本攜20億入局

在買菜這件事上,上海成為了諸多互聯網公司的“試驗田”,試圖在此變革傳統生鮮行業。

“在我們小區附近有很多叮咚買菜的地推人員,把宣傳冊塞到你手里。”李春天告訴《21CBR》記者,在大規模營銷推廣及優惠券的刺激下,她與同事都在“叮咚買菜”這個平臺上購買過蔬菜等生鮮產品。

2017年5月,“叮咚小區”App調整為“叮咚買菜”,把前置倉開進居民小區,用戶在線上下單,曾經的“菜籃子”變成了外賣箱,快遞員在短時間內將食材送到用戶家中。

線上買菜并不是一個新的商業模式,在上一輪O2O創業浪潮中,曾誕生過數家創業公司,但能堅持到現在的寥寥無幾。與上一輪生鮮電商熱潮不同的是,過去持觀望態度的互聯網巨頭們紛紛下場了。

2019年1月,美團對外宣布“美團買菜”開通業務測試,其第一個線下服務站位于上海市虹口區。3個月后,盒馬鮮生APP在上海地區悄然上線了“平價菜場”新頻道,隨后,盒馬CEO侯毅在朋友圈回應稱,將在盒馬門店內開設300平米的前置倉,專門在線上銷售平價菜。蘇寧小店也宣布,將于4月下旬在小店App平臺上線“蘇寧菜場”模塊。

2019年的春天,生鮮電商等來了“第二春”。巨頭們開展線上買菜業務,資本下注創業公司等待新電商巨頭的崛起,用戶們則不停在各個APP間切換尋找最新優惠券。

爭奪線上菜籃子

“在做叮咚小區的過程中,團隊一直在認真思考和調研。社區生活服務中,老百姓真正最需要哪些服務?通過不斷跑社區,最后發現,‘買菜難’是許多家庭在生活中遇到的最大難題。”叮咚買菜負責人在接受《21CBR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調研結果讓公司決定將業務重點轉向生鮮電商。

叮咚買菜App的前身是叮咚小區,創始人梁昌霖是一名連續創業者,曾創辦過丫丫網、媽媽幫。叮咚買菜的雛形在2014年7月形成,官網信息顯示,彼時首個叮咚線下服務站建在了用戶家門口,這是國內最早的社區前置倉。

在做叮咚小區時,梁昌霖幾乎把創業者會碰到的“坑”都踩了一遍——O2O項目大而全,沒有核心競爭力,盲目擴張,快速燒完巨額融資。2017年4月,梁昌霖砍掉其他項目僅做線上買菜,僅一年時間就再次獲得資本信任,獲得高榕資本領投的pre-A輪融資。到2018年下半年,四個月內叮咚買菜拿到了4輪融資。

 

叮咚買菜平臺上有1700 多個SKU,包括蔬菜水果、水產活鮮、糧油米面等各種食材,主要滿足一日三餐所需。叮咚買菜的主陣地目前在上海,開設有200多個前置倉,一個前置倉大概輻射周邊1.5公里到3公里的范圍。

叮咚買菜也在向其他城市擴張。2018年底,叮咚買菜進入杭州,“業績和新用戶增長都非常快,銷售額以每月近400%的速度增長。”叮咚買菜一位負責人稱,長三角地區居民的飲食習慣、消費水平與上海相近,公司業務發展很快。

過去一年,資本對生鮮電商保持了極大熱情。2019年3月,另一個生鮮電商創業公司——誼品生鮮對外宣布,完成20億元B輪融資,由騰訊領投,今日資本、美團龍珠資本、鐘鼎資本跟投,其中今日資本也是叮咚買菜的B+輪投資方。誼品生鮮提供送貨到家業務,其門店扮演著前置倉的角色。

互聯網巨頭們也不愿錯過這一領域。2019年3月,美團買菜啟動北京市場的測試,目前,美團買菜在京滬兩地的服務站已達10個。美團買菜和美團旗下另一個新業務“小象生鮮”的模式不同,線下門店小象生鮮代表的是“大店”模式,美團買菜代表“小站”模式,聚焦生鮮零售的社區化服務模式。

阿里則是多頭下注。盒馬推出“盒馬小站”新業務,承擔著前置倉功能。據侯毅在公開演講中透露,在上海已開設兩家盒馬小站,每日大約有1000多單銷量。不同于盒馬小站自營模式,口碑餓了么選擇建立生鮮開放平臺,并與叮咚買菜簽訂戰略合作協議,餓了么稱2018 年買菜業務增長超過10倍,已在全國100個重點城市鋪開。

被動的消費升級

線上買菜之所以成為當下巨頭發力的重點,其中一個原因,是線下類“盒馬模式”的發展并不如意。

4月中旬,美團宣布,小象生鮮正在進行試點期內的調整,無錫及常州門店因經營不佳將關閉,北京2家門店將繼續保留。與無錫、常州的虧損門店不同,美團稱,位于北京的兩家門店及手機App,已經成為附近居民三餐食材的重要選購渠道之一。

這種前置倉(門店)+手機APP模式,已得到一定驗證。美團方面透露,本次調整的目的之一,是為了集中力量,探索更具增長潛力的“社區生鮮零售”方向。

作為集生鮮食品、餐飲、電商和即時配送于一體的開創者,盒馬鮮生成立了兩年,也遇到了成長的煩惱。4月初,盒馬鮮生旗下的“盒小馬”全國首店停止營業。侯毅將2019年稱為“填坑之戰”,商超是否做線上銷售的核心是,每單的毛利收入能不能大于物流成本,“如果還停留在大賣場這樣的經營水平的話,做線上永遠不會賺錢”。

高昂的配送物流成本,有限的覆蓋面積,類盒馬鮮生的商品配送僅是一個業務補充,與隱藏在小區中的前置倉相比,不管是倉儲成本還是物流費用,都難有競爭優勢。所以,那些超級生鮮賣場覆蓋不到的區域,將是“線上買菜”的潛在服務范圍。

在政策東風的推動下,這一趨勢愈加明顯。2017年,上海市商務委制定了《2017年上海市示范性標準化菜市場建設指南》,從統一結算、電子標簽、追溯完備、基地對接、價格穩定等10個方面提出示范性標準化菜市場建設的要求。目前,上海市政府網站公布的《上海市標準化菜市場名單目錄》顯示,986家菜市場中,“非標準”96家,關閉7家。這意味著,上海約有10%的菜市場需要升級改造。

李閎的父母曾在上海黃浦區一個傳統菜市場擺了近10年菜攤,他告訴《21CBR》記者,擺攤的菜市場早已拆除,“以前菜場的附近延伸出很多業態,賣熟食的,賣百貨的……(菜市場)旁邊生意都很好。”

據李閎觀察,上海的傳統菜市場比之前少了很多,現在基本上是以小型生鮮超市為主。現在李閎子承父業,依靠父輩積累的資源,為一些酒店配送蔬菜。

同樣,在北京地區,根據北京市商務委印發的《北京市街區商業生態配置標準指導意見》,將配置蔬菜零售、便利店等基本便民商業業態,并鼓勵“互聯網+”服務進社區,通過智能化服務、線上服務和共享服務等。

 

叮咚買菜、美團買菜在向外界推介業務時,強調支持城市的“信息化、智慧化”建設。京東到家、餓了么也看到這種變化,它們的APP入駐了很多社區零售生鮮超市,超市提供生鮮產品,平臺方負責配送。

政策助力,巨額融資換來不斷地補貼,生鮮電商再度踏上“風口”。特別是網生一代用戶,更習慣于在線上逛菜市場。據叮咚買菜方面提供的數據,其用戶的主要年齡層在25歲到45歲之間。而每日優鮮的線上買菜用戶群,則從80、90后逐漸蔓延至60、70后群體。

盡管市場潛力巨大,電商從業者們在蔬菜產地、供應鏈管理、配送時間等方面有所進步,但相比3C、服飾等標品,生鮮電商的一些痛點問題,短期內仍未解決,比如價格偏貴,或者蔬菜不新鮮。

目前,國內生鮮市場的線上滲透率仍然很低。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《2018-2023 年中國生鮮電商市場規模及發展前景分析報告》顯示,2017年生鮮市場交易規模達17897億元,生鮮電商市場交易規模為1418億元,線上市場滲透率僅7.9%。這份報告預測,未來三年生鮮電商市場復合增長率達49%,線上市場滲透率到2020年將達21.7%。


本文轉載自21商評網,原文鏈接:http://www.21cbr.com/article/81214.html

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